[枭羽]流言蜚语也能弄假成真

*速打摸鱼ooc甜饼!好腻的那种。

*是双向暗恋的笨蛋恋爱




正文: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蒙德城里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。


关于迪卢克老爷的流言蜚语突然像泛滥的洪水一样,遍布大街小巷,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下饭菜。


要说这位迪卢克老爷,确实是传奇人物,他光荣的家族历史,他沉重的过往故事,他手中的家财万贯,全是下午茶时间的好话题。


偏偏正巧,有其神必有其民,于是只要你抓住一个蒙德居民,像他问起迪卢克老爷的故事,那么就会出现以下这些不可思议的回答。


——噢,我听说那位大人表面上完美无瑕,其实是个路痴,前段时间在金苹果群岛迷路了整整三天。


——什么,你说迪卢克老爷,嘘,他在半夜会梦游,闯进丘丘人的大本营!


——我也只是听说,那位人物其实有个怪癖,他喜欢在星落湖里炸鱼!



说的是天花乱坠,一个比一个离谱,但是如果你问他们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答案只有一个。



——啊,是那位靠谱的骑兵队长在喝酒闲聊时向我透露的!



噢,那没事儿了,一切都变得合理起来。


就这样,蒙德城的风言风语压也压不住,反到给天使的馈赠增加许多销售业绩,因为许多人都指望能在那里遇上一回受害者本人,并向他进行求证。


但是今天,一条流言却终结了这个问题,并且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,连骑士团都出面维持秩序。


因为它直接导致了城内百分之九十的单身姑娘们集体失恋,有几位甚至哭晕在了街头。


这个消息是从唐娜的嘴里传出的,她掩面而泣:




——那位迪卢克大人陷入了热恋,对象竟是骑兵队长凯亚。

——凯亚先生亲口向我透露的!



凯亚是一本行走的十万个离谱故事大全,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这种书的话。



当然多数时间他只是随口乱编,毕竟常年混迹酒馆的他需要靠这些有趣的故事,换取信任和情报,因此一说只要遇上凯亚先生,跟他聊一分钟的天,就顶的上走遍提瓦特。


不过满嘴跑轮船的家伙也有他的烦恼,倘若话题不够新鲜吸引人,消息不是一手好料,就难以维持他酒馆一哥的地位。


于是某天晚上,当凯亚在天使的馈赠悲惨的遭遇迪卢克老爷,并一整晚都只有葡萄汁可以消遣时,他怨愤的盯着那张臭脸,灵光乍现,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。


毕竟他是迪卢克老爷的义弟,这个身份给他的话增加了十足的可信度。


况且,又有谁不想知道蒙德城无冕之王的小秘密呢。


倒霉的只有迪卢克而已,谁叫他不给我午后之死呢,这是罪有应得。


凯亚美滋滋的想着,那一整个晚上,好义兄都觉得这位义弟看他的眼神,充满了恶意。


当然,如果止步于此,倒也无伤大雅,不会酿成上述的惨剧。


这位凯亚先生也一般不会惹事上身。


除非忍不住。



事情就得从一个倒霉的晚上说起。


当凯亚照例踩着准点下班的时间往城门口溜达时,他在街道口的台阶上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女孩。


“哎呀,我的月亮派!”


女孩一个趔趄,手上的东西眼见就要落地。好在身手不凡的凯亚一弯腰,精准的抓住了装食物的盒子。


“咦,是凯亚队长吗?”


女孩抬头就认出了这位家喻户晓倜傥不羁的骑兵队长。


“抱歉噢,小姐,没有撞伤你吧。”


凯亚笑眯眯的把盒子递过去,看起来装饰的很精美,唐娜小姐珍宝似的把它往怀里揽。


“想必是珍贵的东西吧,怪我粗心大意,差点儿伤了女孩的心呢。”凯亚打着哈哈挠了挠头。


“我听说今晚迪卢克老爷亲自在天使的馈赠调酒,我…我想把这些月亮派送给他……”


唐娜的脸更红了,她声音越来越小,面前凯亚先生的表情也变幻莫测。


女孩兴许是听他胡诌的听多了,突然凑上来悄咪咪的问道:“那个,凯亚先生,毕竟你是迪卢克大人的义弟,想必知道的比我们要多……那个请问,迪卢克大人,现在,呃那个,他有喜欢的人吗?”


凯亚闻言一愣,随后他想象了一下迪卢克喜欢上什么人的样子,顿时觉得滑稽的不得了,于是他捂住嘴笑了起来,连肩膀都止不住颤抖。


迪卢克?恋爱?哈,太逗了。想必是一脸你欠我八百万摩拉的样子告白。


凯亚越想越搞笑,他一时缺氧,又觉得笑出声好像实在太失礼,于是红晕从脖子一路,像野火一样蔓延,烧了满脸。


随后凯亚也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心态,也许只是作弄一下迪卢克,他说的模棱两可:“别想了,他是不可能喜欢别人的。”


骑兵队长走后,留下了一脸震惊的唐娜小姐在原地,手一脱力,月亮派碎了一地。


她反复回想凯亚先生刚刚那个满脸通红的表情,还有那句宣告主权一样的话语。


不可能喜欢别人……别人……


一旁的店主芙洛拉见唐娜小姐整个人呆滞,于是走来关心的询问她。


只见唐娜抬起头说。


“店主,我失恋了…凯亚先生告诉我,迪卢克大人是不会喜欢别人的。”


芙洛拉小朋友愣住了,一旁巡逻的西风骑士见状走来,询问芙洛拉。


于是这一次,凯亚结结实实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

——“布鲁斯先生,凯亚先生亲口说,迪卢克大人不会喜欢别人,除了他。呼呼呼呼。”



——“查尔斯,你听说了吗,凯亚昨天亲口说,迪卢克只喜欢他,不喜欢别人!”



——“噢,巴巴托斯也该动容!姐姐你听说了吗,凯亚队长昨天亲口承认,他喜欢迪卢克,迪卢克也喜欢他。”



——“除了工作你也该听说那个大新闻了,迪卢克和凯亚表白了。”



——“是啊迪卢克前辈总能令人大吃一惊,现在去通知骑兵队维持街道秩序。”



——“哟呼!迪卢克和凯亚在一起了!我早就知道这两个兄弟的关系如此不简单。”



——“凯亚和迪卢克陷入了热恋!爱德琳小姐也该如愿了。”



——“哈,再也不用打着吵架的名义打情骂俏了,因为他们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打情骂俏了,好极了,感谢上帝。”



……


“?”


现在,凯亚整个人愣在了骑士团门口。


他确实喜欢给自己的小故事添油加醋,但他根本没想到只是睡了个安稳的觉,一大早起床,这个谣言的主角就变成了自己。


来的一路上,总有人会对他说:“你真走运。”


还有许多姑娘揉着哭肿的眼睛,哀怨的盯着他,凯亚不记得自己欠过什么风流债,但这些姑娘在看过他后,又哀叫一声随后跑开了。


凯亚一路走,人群里就响起:“他是个好男人 你真走运。”


凯亚一头雾水,直到人群里有人喊到:“祝你和迪卢克大人幸福!”


凯亚脚步一错,面朝下摔了个狗啃泥,他的脸再次爬满红晕,好像被这个想法吓到,沸腾不休的点燃空气。



“不是,你们听我解释啊……”

现在他面前站着骑士团的诸位伙伴,都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他。



“巴巴托斯都知道我们关系到底多差。”


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温迪吹了个口哨,琴摇了摇头:“不论如何,凯亚,你是骑兵队长,你得去维护秩序。”


“如果可以,最好赔偿那些姑娘们一点精神损失费。”一旁的丽莎已经笑出了声。


“流言蜚语不要信以为真!”


就在凯亚红着脸愤怒的抱怨时,身后的大门被砰的一下打开。


他一回头就看见了那个故事里倒霉的主角。迪卢克的眉前好像浮着一朵乌云,他阴沉着脸大步走向了这边,身侧刮过的风都仿佛是利刃剑柄,好像下一秒就要把某些人捅一个对穿。


凯亚忍不住瑟缩了一下,他紧张的盯着迪卢克的举动,害怕这位绅士知道自己名誉已损后,给自己的绯闻男友当场宣判处刑。


但出乎意料,迪卢克却完全没有理会凯亚的意思,他径直走向了琴,并把手上的税务报告交给了代理团长大人。


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再次转身离开了骑士团,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没有任何废话,没做任何解释,也没有看凯亚,哪怕是一眼。


“看吧,早就说了,怎么可能在一起。”


凯亚突然感觉一直闷在胸口的热气被蒸发散去,他撇了撇嘴,好像是在证明什么,最后冲着面前的几位懒散的扬了扬手臂。


各位面面相觑,凯亚却轻松的转过身,走出了大门。


就这样,谣言不攻自破了。


姑娘们松了一口气,人们也不在提起,蒙德的街头和往日一样,话题兜兜绕绕,这些都只当是一个玩笑。


但是,从那个时候开始,凯亚却总感觉像有什么东西如鲠在喉。


他说不出什么原因,好像比起那些谣传,迪卢克对他视而不见的样子令他更加愤怒,或者说,不甘心。


他不明白,从听到流言的那一刻起,自己紧张的要命,他马上矢口否认,他急于撇清关系,他像一个滑稽的小丑那样做出欲盖弥彰样的解释,但是凭什么,在他心慌意乱之时,迪卢克却可以毫不在意,他毫不在意他们的关系如何在别人面前众说纷纭,他毫不在意。


或者说,凯亚对于他而言,是情人还是陌生人,都没有太大的关系,因为,凯亚这个人对他而言,本身就无足轻重。


好像刻意的只是自己一个,紧张的简直就像在期待什么。


凯亚想到这里,突然感觉浑身冷透了,好像躺在战壕里,被四起的炮弹命中,炸的粉身碎骨。他突然自嘲的笑起来。


也对,简直莫名其妙,也不知道在失落什么劲,搞得跟真失恋了一样,毕竟凯亚什么时候重要过呢,他怎么配呢。


这样想着,凯亚耸了耸肩,从兜里摸出硬币,开始他的抛接游戏,他朝着酒馆的方向迈开轻松的步子,但没走两步,硬币突然应声落地。


凯亚盯着地上那枚硬币,怔愣良久,随后弯下腰。



“明明一点也不走运。”




凯亚自认为自己担上了一个非常倒霉的差使。


自己实在是脑子撞坏了当年才会选择继续留在骑士团。


没什么风头不说,这工作上到扫除深渊保家卫国,下到邻家女孩猫咪走丢,全得任劳任怨的队长大人一手操办。


正巧,凯亚今天心情很不好,等抓到那只肥猫,让他走着瞧,他一边盘算着,一边往猫尾酒馆那边摸索。


此刻已经是连酒馆都打烊的时间了,醉汉们三三两两高歌前进,阵阵微风拂过面颊,把那些流言和失落的情绪在风里传递。


凯亚走到了拐角,贴着墙壁,一抬头就看见那只橘猫坐在瓦硕上给自己梳毛。他正要悄悄摸过去,一些动静却从小巷子里传来。


凯亚躲在暗处,借着墙壁的遮挡,警惕的侧头一瞄,一抹熟悉的红色就映入眼帘。他面前似乎还有一个女孩的身影,手里拿着月亮派。


“迪,迪卢克大人…我,我…”


唐娜看起来非常的紧张,她攥着那个精美的盒子,紧张的闭上眼。


“这,这是我做的点心,一点心意,希望你愿意收下!”


凯亚轻轻叹了一口气,今天真是倒霉透顶,他这样想到,转过身准备离开。


“对不起,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。”


女孩猛地抬起头,失落盈满眼眶。


“我明白了…那么至少月亮派你愿意留下…”


哇,真是锲而不舍,凯亚盯着头顶的猫,不是不想走,主要还是猫没抓住,嗯。


“非常抱歉,但是,我有喜欢的人。”


凯亚愣住了,他突然想到,啊,难怪呢,这么厌恶跟我传的流言蜚语,原来是怕惹自己心上人生气呢。


胸腔里那个空落落的感觉又回来了,这种感觉真是奇怪,分明只是流言蜚语,反到好像把自己给骗进去了。


“诶!喜欢的……难道说,那些谣言……”


凯亚感觉心跳到了嗓子眼,又来了,真烦人,在期待什么呢。


“流言蜚语,不必信以为真。”


凯亚垂下眼帘,背靠的墙壁再次变得冰冷。他再次清楚的意识到,这确实是一种不甘,他在想凭什么陪你走过十载青春的人,最后不过是落个陌生人差不多的关系,凭什么无视我,凭什么让我一个人心慌不已。


凯亚抬起了脚。


“因为流言蜚语只说对了一半。”


凯亚愣住了,男人沉闷的声音传来,拨动了死水一潭。


“只是我擅自陷入热恋而已。”


凯亚僵在原地不敢动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不知道女孩什么时候走,迪卢克有没有走,他只感觉那句话钻进耳朵里好像在灼烧内脏。


就在凯亚不知所措的时候,突然,从头顶传来一阵气流的声音,一个重物砸下来,撞的凯亚几乎懵了。


那个东西露出了人畜无害的脸:“咪!”


“可恶…肥猫…”凯亚愤怒一把捉住这家伙的小腿,和它一起滚到了地上,经历了一番搏斗后,凯亚终于成功把它按进怀里。


就在他洋洋得意之时,突然感觉眼前的光线一暗,什么东西挡在眼前,凯亚坐在地上,顺着眼前那对烫眼的小皮靴往上瞧,看见一对大长腿,在往上是厚重的黑金外套,在往上是迪卢克阴沉的脸。


“凯亚——”


“诶啊哈哈,真巧——我,我先说明一下,我没有偷听你的墙角!我在找这只猫,真的只是找猫,我什么也没看见,什么也没听见!”


凯亚蹭一下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,叽里呱啦一大堆,手里还提着那只猫,正踢着肥腿,跟迪卢克大眼瞪小眼。


“咪。”


“……”

迪卢克突然转过身,他也不知道凯亚什么时候来的,只觉得浑身不自在,他抬脚要走,好像在逃。


“诶,迪卢克,那个——”


迪卢克脚步顿住了,像在期待什么。


“白天的事——”


“凯亚。”迪卢克突然问道,声音显得平淡,但掩不住他耳畔滴血的红。


“真的只是流言蜚语吗?”


“什。”凯亚心如擂鼓,那只猫在他流汗的手下嫌弃的眯起眼。


凯亚盯着迪卢克此刻欠你八百万摩拉的表情,突然想起了那些自己传过的似是而非的谣言。


说白了,也不过是想着气一气日理万机的迪卢克老爷,烦他也好,被流言所困也好,要是他的生活里哪里都有凯亚烦人的影子最好,只要不像个陌生人一样收场就好。


真幼稚。


“小孩子一样。”迪卢克叹了一口气,他再次僵硬着那张脸转过身。


“确实是流言蜚语,不过,要是迪卢克老爷愿意,明天就能信以为真。”


凯亚一撒手,那只猫一下跳到了地上。


迪卢克怔愣的一回头,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在脸上啄了一下。


end


@Broaddus 宝贝生日快乐!跟去年一样,掐着尾声呼呼,睡前记得刷牙,太腻了。

评论(44)
热度(5012)
  1. 共374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鹤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