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顶

这个号可能以后只堆点文吧。

图在推@lovelucforever


鹤是国家保护动物,真的很脆弱,需要小心看护。

不要转载,不要骂我,不要骂我,不要骂我

+

[枭羽]经年

  • happy birthday  rebirthday , Diluc.

*16k+he+ooc

*收录于合志《白日梦》


正文:


“凯亚先生,我觉得你有必要做出一点解释。”


迪卢克开始想象自己只是一棵树,他闭上眼睛在内心默数。


“是吗,我觉得实在没什么好解释的,迪卢克老爷。”


凯亚停了一会儿,随后补充道。


“显而易见的,现在我们周围聚集着一圈圈下巴快要磕到鞋跟的市民,那些伤心的仿佛弄丢宠物猫的姑娘,还有流着鼻涕的小孩儿,他们应该都看的清清楚楚……好消息是他们也和我们一样不能动弹。”


迪卢...

+

[枭羽]Young and Beautiful

*1.2w+he+OOC

战争结束后,凯亚作为叛徒被送上了审判庭,迪卢克决定拯救他,用结婚的方式。


正文:


Scene 1


“你是什么人,叫什么名字?”


审判长的声音在阴郁肃穆的法院内响起,他一边翻阅手中的材料,一边明知故问。


“我叫凯亚,先生。”


年轻人平静地站在大厅正中央,一动不动,穹顶的光从极高的地方投下来,打在他不合时宜的蓝色发顶。


“那么,凯亚·亚尔伯里奇。”


他吐出这个姓氏时,院内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审判席间人头攒动,但很快又恢复肃静。


“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?”


法官吐气很慢拖着腔,说话晨钟暮...

+

[枭羽]最后一只蜻蜓

*1.1w+he+ooc

*直到今天,凯亚也清晰的记得,在那个诀别的暴雨夜里,在笼罩着阴谋和谎言的剖白下,那个不顾一切的,自暴自弃的,堪称是荒诞的吻。.


正文:


醇厚的酒香与醉汉嘈杂的喧闹在狭窄的空气中沸腾,一同在凯亚的耳畔叫嚣。天使的馈赠每到晚间饭后总是整座蒙德城的中心。谈天论地的,吟游作曲的,不干正事儿的各路神仙齐聚一堂,和上一秒才认的好兄弟勾肩搭背,举杯逍遥。


“好酒量!”


凯亚一口闷掉了半瓶蒲公英酒,哐当一下把杯子扣在桌上,朝着一旁的...

+

[枭羽]流言蜚语也能弄假成真

*速打摸鱼ooc甜饼!好腻的那种。

*是双向暗恋的笨蛋恋爱


正文: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蒙德城里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。


关于迪卢克老爷的流言蜚语突然像泛滥的洪水一样,遍布大街小巷,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下饭菜。


要说这位迪卢克老爷,确实是传奇人物,他光荣的家族历史,他沉重的过往故事,他手中的家财万贯,全是下午茶时间的好话题。


偏偏正巧,有其神必有其民,于是只要你抓住一个蒙德居民,像他问起迪卢克老爷的故事,那么就会出现以下这些不可思议的回答。


——噢,我听说那位大人表面上完美无瑕,其实是个路痴,前段时间在金苹果群岛迷路了整整三天。


——什么,你...

+

[枭羽]请不要将我埋葬在寒冰

*1w+he+ooc+二设如山


传说,在提瓦特大陆死去的罪人,灵魂都不会化作星辰,而是被放逐至暗之外海,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。


正文:


凯亚·亚尔伯里奇死在一个黎明。


没有葬礼,没有鲜花,也没有棺椁。


他仰卧在地,利刃插入胸膛,赤红的血爬过冰冷的身躯,渗透进蒙德的土地。


被焚毁枯败的花竟因此重获生机,洋洋洒洒开满遍地。


他的兄弟在一旁伫立,用空洞的眼神,望向遥远的地平线。


幸存的居民从四面八方涌来,将他团团围住,高呼着蒙德英雄的再临。


神明巴巴托斯乘风而下,向他伸出手,庄重而神秘:迪卢克·莱艮芬德,斩...

+

[枭羽]不可言说

1w+he+ooc

*不可言说是过往曾经,不可言说是少年心意。

sumarry:有一天,迪卢克突然收到了一封相当古怪的信,这封信似乎来自过去。

正文:

迪卢克收到那封古怪的信是在一个倒霉透顶的清晨。


说是倒霉透顶,其实也有些言过其实,只不过是某骑士团骑兵队长带着他的一身晦气,叩响了晨曦酒庄的大门。


一般来说,风流倜傥的英俊骑士登门造访,这种好事放在任何一位蒙德姑娘的身上,都得叫他们心花怒放。不过我们这位庄园主有他独特的待客之道。


“实在非常抱歉,凯亚先生。”管家一把拦住了年轻人的去路,“迪卢克老爷今天不在酒庄。”


“不在?”凯亚对着一旁无辜的花花草草翻了...

+

© 鹤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